关于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10个小问答

来 源:网络整理发布时间:2018-12-19 移动版

敲黑板啦:

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又要来了!



可是,你准备好了吗?

看电?#21448;?#25773;时,

你对音乐会的历史,

能如数家珍吗?

在一片欢腾热闹的氛围中,

听到那些“感觉似乎特别熟悉的乐曲?#20445;?/span>

你,想要了解它们的名字和背景故事吗?


来,不知道也没关系,

我们给大家准备了以下这10个小贴士:


第一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是?#38382;?#20030;办的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卡尔·米歇尔·齐莱尔

冯·勋菲尔德男爵进?#26143;?/span>

首届“维也纳新年音乐会”是由指挥家克来门斯·克劳斯(Clemens Krauss)创办的,于1939年12月31维也纳金色大厅举?#23567;?/span>到现在已经有80年的历史了!从第2届(1941年1月1日)开始,音乐会定期于每年的元旦在金色大厅上演。1946年起,正式命名为“维也纳新年音乐会”。



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是谁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瑟夫·赫尔梅斯伯格

小精灵的轮舞

接棒去年“五朝元老”里卡尔多·穆蒂的是身材高大,被乐迷们亲切地称为“大熊”的现任德累斯顿剧院艺术总监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(Christian Thielemann)。他将是盛会历史上的第17位指挥,也是第一位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德国籍指挥家。有趣的是,2019年,正值“指挥?#19968;?#37329;年龄”的蒂勒曼将刚好年满60岁,而距195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首次通过电视开始向全世界转播,也正好60周年。


“大

熊”

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

Christian Thielemann


“都说德国人严谨古板,可是当他们拿起乐器,好似关上了逻辑那边大脑,回复一颗热烈荡漾的心。”——田艺苗
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是如何选出的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翰·施特劳斯

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,作品第311号

能在举?#20048;?#30446;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执棒,是身为指挥家的莫大光荣之一。而每一年,这个人选则是由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成员共同?#33713;?#30340;。基本条件大致需要满足如下几方面:


1、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有长期合作

2、短期内有密切合作或是合作过重要的音乐会

3、受到乐团成员及维也纳当地人民的好评

4、最后是指挥家本身愿意研究和指挥斯特劳斯家族的作品。



近些年担任过最多次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的是哪一位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北海风光圆舞曲,作品第390号

从小就被?#35889;鰲?#25351;?#30001;?#31461;”的法裔美籍指挥家洛林·马泽尔(Lorin Maazel)曾担任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共达11次之多。在1980年-1986年之间,他连续7年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,并指挥新年音乐会,其后,又?#30452;?994年、1996年、1999年和2005年重?#21040;?#33394;大厅的舞台。


11朝

元老

洛林·马泽尔

Lorin Maazel


马泽尔的指挥动作直接干脆,音乐处理上经常奇峰突起,有极为强烈的?#21592;齲?#26354;目之广泛令人惊叹。除指挥外,他?#25925;?#20301;作曲家、小提琴家、电视总监、艺术家、音乐行政管理官员、作家,多才多艺,德高望重。
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“必演曲目”?#24515;?#20123;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老约翰·施特劳斯

拉德茨基进?#26143;?#20316;品第228号

众所周知,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传统是以演奏“圆舞曲之王”施特劳斯家族(老约翰·斯特劳斯、小约翰·斯特劳斯、约瑟夫·施特劳斯、爱德华·施特劳斯)的作品为主。在1987年的新年音乐会上,当《拉德茨基进?#26143;?/span>响起的时候,卡拉扬转身指挥观众的一幕成为了让人们难忘的记忆;1989年,卡洛斯·克莱伯在《蓝色多瑙河》前奏响起时,带领乐手们首次向观众致辞道:“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我敬祝大家:新年快乐!(Die Wiener Philharmoniker und ich wünschen Ihnen:Prosit Neujahr!)因此,这两曲也成为了历届新年音乐会的保留曲目。


传统

曲目

赫伯特·冯·卡拉扬

Herbert von Karajan


1987年,音乐会的指挥开?#21152;?#32500;也纳爱乐乐团成员投票表决,“指挥皇帝”卡拉扬便成为了第一位人选,这也是卡拉扬指挥的唯一一次维也纳新年音乐会。同年,中央电视台第一?#25105;?#36827;了音乐会的录像实况,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经常会出现哪些好玩的?#23433;实啊?#21602;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翰·施特劳斯

艺术家?#32435;?#27963;圆舞曲,作品第316号

历任指挥大师们在新年音乐会都不乏许多应景的“诙谐”表演。扬颂斯“敲?#22797;?#38081;?#20445;?#33707;斯特玩信号灯、用勺?#21448;?#25381;,巴伦博依姆四处“献花?#20445;?#31062;宾·梅塔喷彩带喝香槟,杜达梅尔“吹哨?#21360;?/strong>……伴随着喜庆的圆舞曲和进?#26143;?#22823;家通常还都玩得挺嗨的。


新年

献花

丹尼尔·巴伦博伊姆

Daniel Barenboim

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出现过中国元素吗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老约翰·施特劳斯

中国人加洛普,作品第20号


2008年,是奥地利广播公司通过卫星电?#21448;?#25773;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第50个年头。 在当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电视转播过程中,首次在音乐会电?#21448;?#25773;信号中加入了中国钢琴家郎朗的画面。郎朗向全世界的乐迷致以了新年的问候。维也纳爱乐乐团特别挑选了老约翰·施特劳斯的《中国人加洛普》,作为献给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这一盛事的礼物。本届新年音乐会的指挥由法国指挥家乔治·普莱特出任。有时马泽尔等指挥家们还会用中?#21335;?#22823;家说“新年好!”在2002年的新年致辞中,小泽征尔甚?#26519;?#29992;了中文一种语言。


中国

元素

乔治·普莱特

Georges Prêtre

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门票如何才能够获取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瑟夫·施特劳斯

天体乐声圆舞曲,作品第235号

几乎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获得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门票的几率:一票难求。想要亲临现场,可真是需要?#20284;?#30001;于需求量巨大,申请者只能在每年的音乐会来临前10-11个月在官方网站上预订,再参加随机抽签分配。也就是说,维也纳金色大厅共有1744个坐席,约300左右的站席,对于全球72亿人口来说,能到这里现场感受的机会还不到0.00028%。不过,有时我们?#25925;?#33021;看到一些“名流”?#32435;?#24433;:比如前几年在电?#21448;?#25773;画面中,就曾出现电影《音乐之声》的女主角茱莉·安德鲁斯。



历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?#21152;心?#20123;精?#20107;?#38899;?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约翰·施特劳斯

蓝色多瑙河圆舞曲,作品第314号


维也纳新年音乐会?#32435;桃德?#38899;最早见于1979年。其中Decca录制了1979年、2008-2011年版;DG录制了1980-1988年、1991年、 2003-2007年版;Sony Classical Records录制了1989-1990年、 1992年、1994-1995年、2012年版;EMI录制了1997年、2000年版等等……都是非常值?#27665;?#21548;的版本。


视听

盛宴

卡洛斯·克莱伯

Carlos Kleiber




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会?#24515;?#20123;“亮点?#20445;?/strong>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约翰·施特劳斯

?#20061;?#39042;玛祖卡波尔卡,作品第315号


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开场曲目将是卡尔·米歇尔·齐莱尔的《冯·勋菲尔德男爵进?#26143;?/span>;然后,还有小赫尔梅斯伯格受到门德尔松“仲夏夜之梦”的影响而写出的作品《小精灵的轮舞》,描写的是带翅膀的人形小精灵活泼地转圈舞蹈的场景;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些专门写给女性的作品:比如约瑟夫·施特劳斯在观摩了一位女舞蹈家表演后写下的?#26460;?#33310;蹈家法兰西波尔卡》,和在新年音乐会上较少出见的《?#20061;?#39042;玛祖卡波尔卡》等等。


(嗯,没想到,大熊还有这?#27425;?#26580;体贴的一面吧……( _))


期待

吗?

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

Christian Thielemann


2019年元旦,就看“大熊”的!



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

指挥: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

乐团:维也纳爱乐乐团



上半场


Carl Michael Ziehrer:

Schnfeld-Marsch, op. 422

卡尔·米歇尔·齐莱尔

冯·勋菲尔德男爵进?#26143;?#20316;品第422号


Josef Strau:

Transactionen. Walzer, op.184

约瑟夫·施特劳斯

交易圆舞曲,作品第184号


Joseph Hellmesberger:

Elfenreigen

约瑟夫·赫尔梅斯伯格

小精灵的轮舞


Johann Strau:

Express. Polka schnell, op. 311

约翰·施特劳斯

特快列车快速波尔卡,作品第311号


Johann Strau:

Nordseebilder. Walzer, op. 390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北海风光圆舞曲,作品第390号


Eduard Strau:

Mit Extrapost. Galopp, op. 259

爱德华·施特劳斯

特快邮车加洛普,作品第259号


下半场


Johann Strau:

Ouvertüre zur Operette "Der Zigeunerbaron"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吉普赛男爵序曲


Josef Strau:

Die Tnzerin. Polka francaise, op. 227

约瑟夫·施特劳斯

女舞蹈家法兰西波尔卡,作品第227号


Johann Strau:

Künstlerleben. Walzer, op. 316

约翰·施特劳斯

艺术家?#32435;?#27963;圆舞曲,作品第316号


Johann Strau:

Die Bajadere. Polka schnell, op. 351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印度舞伎快速波尔卡,作品第351号


Eduard Strau:

Opern-Soiree. Polka francaise, op. 162

爱德华·施特劳斯

歌剧?#21644;?#20250;法兰西波尔卡,作品第162号


Johann Strau:

Eva-Walzer. Nach Motiven aus "Ritter Pásmán"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娃圆舞曲(选自轻歌剧《骑士?#20102;?#26364;》)


Johann Strau:

Csárdás aus Ritter Pásmán“, op. 441

约翰·施特劳斯

查尔达什舞曲(选自轻歌剧《骑士?#20102;?#26364;》)


Johann Strau:

Egyptian March, op. 335

约翰·施特劳斯

埃及进?#26143;?#20316;品第335号


Joseph Hellmesberger:

Entr'acte Valse

约瑟夫·赫尔梅斯伯格

幕间圆舞曲


Johann Strau:

Lob der Frauen. Polka mazur, op. 315

约翰·施特劳斯

?#20061;?#39042;玛祖卡波尔卡,作品第315号


Josef Strau:

Sphrenklnge. Walzer, op. 235

约瑟夫·施特劳斯

天体乐声圆舞曲,作品第235号


※ 加演曲目


Johann Strau:

Im Sturmschritt. Polka schnell, op. 348

约翰·施特劳斯

飞奔快速波尔卡,作品第348号


Johann Strau:

An der schnen blauen Donau-Walzer,op. 314

约翰·施特劳斯

蓝色多瑙河圆舞曲,作品第314号


Johann Strau/Vater:

Radetzky Marsch,op. 228

老约翰·施特劳斯

拉德茨基进?#26143;?#20316;品第228号



音频/图片/部分文字资料来源:网络

“田艺苗的田”整理?#35889;?/span>

编辑|Dalu



田艺苗:十分钟读懂名曲密码

现已开放微信服务号订阅

田老师的节目,在微信就可以直接听哦

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

艺苗听音乐

田艺苗官方微信服务号

言语尽头,音乐响起。

Tips

订阅方?#21073;?/p>

1关注“艺苗听音乐”微信服务号

2在服务号自定义?#35828;?#28857;击“名曲密码”

3点击?#25105;?#19968;期节目或专辑链接,

按指?#23601;?#25104;付费


(★特别福利:订阅者将有机会获得田老师赠送的书籍、音乐会和音乐讲座的门票等礼物!)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,立刻订阅《名曲密码》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pwlzak.tw/view-170932-1.html